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情色武侠

孤海美妇泪作者不祥_古典武侠_



清朝康熙年间,南洋一带的海面上,一艘海船正在狂风巨浪中苦苦挣扎,终于熬过了风浪。

船舱里,一名疲惫的大汉向面前的中年夫妇汇报道:“城主,我们总算熬过风浪了,不过船受损很严重,我们必须靠岸修船。”

对面那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妇皱眉道:“现在靠岸会不会被鹰爪们追上?”

城主道:“夫人放心,在此茫茫大海上,没有人能够追踪到我们的。想那飞霞庄主王绝也是老江湖,他一定不会蠢得坐船穷追不舍的。”

旁边一个青年不满道:“我到现在还觉得咱们不应该逃,应该狠狠地教训教训那些鞑子。”

城主瞪了儿子一眼,道:“那些鞑子固然不堪一击,但那南宫绝老匹夫飞霞庄高手如云,此次他跟随那些鞑子一起来抓人,我们能不逃啊。”

城主夫人也应和道:“是呀,孩儿,我们可不能逞一时之快!”

原来这中年男人是中原武林闻名的沧海幽城城主葛云畋。这沧海幽城是中原武林道上出名的世家,年前葛云畋次子葛成朗陪兄嫂行道江湖时,伸手管了一单不平事,却不知道那对手竟是鄂亲王王子宗颜。

那宗颜出京游玩,在江南与一书生会诗,文采不及,被那书生做诗羞辱了一番,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家奴殴打书生。少不经事的葛成朗与兄嫂一起行道江湖,路见不平教训了宗颜一番。

那宗颜乃是鄂亲王儿子,愤愤回京后令十三衙门处理。十三衙门不敢怠慢,于是派遣为其效力的飞霞庄庄主南宫绝跟着宗颜去向沧海幽城寻仇。沧海幽城城主葛云畋自知难以抵挡,于是带领部下家人买舟流亡海外,却在南洋遇到风暴。

葛云畋决定道:“好,那就在岛上靠岸修理吧。”

岛西的洋面上,一艘比沧海幽城海船大得多的战船。船舱里一个油头粉面的少年正在痛骂面前的中年男人:“南宫绝你这个笨蛋,如果抓不到葛家,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旁边的一个美貌少妇劝解道:“小王爷,南宫庄主已经尽力了,何况现在也未必失败呢。”

南宫绝心里痛骂:“当时我明明劝你不要出海追击,你却一定要追,现在遇到风浪了又来怨我。嘴上说要追杀葛家,其实还不是看百花仙子苟兰卿漂亮,要追人家?”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急忙求饶。

那少年就是鄂亲王王子宗颜。上次他被葛成朗教训时,看见了葛成慵的妻子苟兰卿。那苟兰卿绰号“百花仙子”,美若天仙。他回京后逼迫十三衙门追杀葛家,一小半固然是为了找葛成朗报仇,一大半倒是想将苟氏搞到手。

这宗颜甚为好色,见到南宫绝及其家人部下后,就被南宫绝的女儿南宫兰所吸引,南宫绝于是安排自己的部属云棠仙史去勾引宗颜,以避免宗颜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女儿身上。

而云棠仙史是江湖上出名的女高手,年已四十,但是由于精通采补、驻颜有术,看起来不过三十左右。

宗颜何曾遇到过这种江湖名女人,很容易就被云棠仙史勾引上了,这些日子双宿双飞,好不快活。而云棠仙史说话的分量已经比南宫绝重多了,搞得南宫绝颇为吃味。还好这云棠仙史很讲义气,一直在帮南宫绝说话。

这时一名管带进入了船舱,报告说:“启禀小王爷,前方有一个大岛,能否到岛上修理船只、补充淡水?”

宗颜点了点头:“赶快修好船只,然后继续追踪沧海幽城。南宫绝你给我滚出去,如果这次抓不到葛家,回去后我会狠狠教训你的!”

宗颜一面说,一面搂住云棠仙史,在云棠仙史的身上摸索。云棠仙史冲南宫绝使了个眼色,随即媚笑着坐到宗颜的腿上,任凭宗颜玩弄。

南宫绝退出船舱后想道:“在这茫茫大海上,怎么可能找到葛家。看来真得用云棠仙史的办法,将自己女儿献给宗颜,让宗颜息怒了。”

他回到自己船舱,与妻子商量此事。雍容华贵的南宫夫人皱眉道:“这宗颜乃是色中饿狼,何况徐陵肯定不同意。”

南宫绝道:“事急从权,管不得了,没准兰儿伺候小王爷伺候得好,小王爷还能给我们入旗籍呢,那时我们的地位身份就完全不同了。不要说他要兰儿,就是他要你要何氏,我都认了。徐陵……再说吧!”

南宫夫人瞪了南宫绝一眼,道:“可是兰儿和徐陵感情很好,兰儿又是那么好强的性子,恐怕很难说服兰儿。难道……”

南宫绝摇头道:“不行,云棠仙史告诉我说,宗颜要了她后,非常喜欢练武女人的味道,封住兰儿武功恐怕无法让宗颜高兴。”

咬了咬牙,南宫绝决定道:“今晚你带着兰儿去劝小王爷罢手,并恳求他给我们入籍。如果他要兰儿而兰儿不同意,你再制住兰儿,一定要顺着小王爷。只是你注意自己就行了。”

南宫夫人笑道:“放心了,我的年龄都够做小王爷的妈妈了,我又不象云棠仙史那么驻颜有术,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当夜,宗颜正在自己舱室内变着法子狂操云棠仙史。云棠仙史服侍宗颜其实甚为辛苦,她不敢对宗颜用采补之术,但她虽然驻颜有术,看上不过少妇模样,毕竟已经是年过不惑的女人了。而那宗颜不过十八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云棠仙史不用采补之术,还真不易应付宗颜的征伐。且宗颜喜好性虐女人,每一次都折腾得云棠仙史狼狈不堪,所以云棠仙史才劝南宫绝将南宫兰送上,希望减轻自己的压力。

此时云棠仙史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宗颜使用一种怪异的淫具,这个淫具是一个凳子,上面伸出一根木棍,长度可以调节。宗颜将木棍插入云棠仙史阴道,调长了木棍的尺寸,捅得云棠仙史掂起脚尖站着,上身前趴在桌子上,宗颜从后方操云棠仙史的屁眼。

云棠仙史虽然御男无数,但为了采补,从来都是用前门待客,后门尚是处女地。头几天云棠仙史用前门伺候宗颜,虽然不敢用采补术,但她毕竟阅人多矣,应付宗颜年轻的肉棒,仗着内功深厚,固然辛苦却也能承受的起。怎么也没有想到宗颜竟然要操她屁眼,她又不敢反对,只得横陈玉体,任由宗颜发威。

开始的时候,他们尚在陆上,宗颜带了几个亲信武士,跟着南宫绝的部属一起行动。本来南宫绝不想带着这几个碍手碍脚的满人权贵行动,但是十三衙门命令已下,南宫绝自然无可奈何。不过他知道这些满人权贵子弟都是好色之徒,特地安排自己的夫人带领子媳、女儿女婿走第一拨,自己陪同宗颜走第二拨,以避免女眷和宗颜照面。

宗颜哪知南宫夫人在20多年前乃是闻名天下的女侠,两个媳妇、一个女儿都是中州一带出名的美女,只顾着不断催促南宫绝快些赶路,好抓住当时他惊为天人的沧海幽城少城主夫人苟兰卿,并明白告诉南宫绝一定要活擒苟兰卿。

南宫绝套出原委后,故意摆难处,宗颜于是许诺说,只要南宫绝能够生擒苟兰卿,就收南宫绝一家为自己的包衣奴才。

南宫绝一听大喜。要知道,被收为包衣奴才就等于是入了旗籍,前程无量。而自己拼死拼活为十三衙门卖命20多年,不过是十三衙门属下的走狗,必须整天同那些悍不畏死的天地会会匪搏命,而且随便哪个芝麻大点的小官都能将自己骂得狗血喷头。

而一旦入了旗籍并托庇于鄂亲王王子,至少也能捞个官位,甚至有可能当上侍卫呢(清朝的侍卫分数种,其中御前侍卫和三旗侍卫不容许有汉人在内,但其他几种侍卫名号经常被赏赐给各级武官,以示亲近。而被赏赐了侍卫名号的武官日后自然更容易飞黄腾达)。于是南宫绝更加急促调派人手。

没想到事机不秘,被沧海幽城知道了。葛云畋自知沧海幽城绝对不是飞霞庄对手,当机立断抛家弃业,带领亲信部属和家人买舟出海逃亡。

飞霞庄主南宫绝在武林中的声望尚胜于葛云畋,武功也更高明,20多年来更是搜罗了一大堆武林高手、牛鬼蛇神做部下,那沧海幽城绝非对手。但如果说到对海事的熟悉,自然比不上世居江北海边的葛家。赶到连云港的南宫夫人孔兰芳首先发现沧海幽城已成空城,调查到葛家全家逃亡海外后,只得无奈派遣女儿女婿回去向南宫绝禀报。

南宫绝知道后就打算放弃,他知道在茫茫大海上追踪熟悉海事的葛家是如何的困难。他将情况向宗颜汇报,却被宗颜骂得狗血喷头,勒令南宫绝陪同自己出海追杀葛家。在连云港调派水师时,被宗颜无意见到了南宫兰,宗颜惊异南宫兰才貌似乎不次于苟兰卿,不禁神魂颠倒,随即叫来南宫绝找茬大骂他。

南宫绝挨骂后,老奸巨猾的他很快发现原因。为保住女儿,第二天他特地带属下的云棠仙史去见宗颜,声称云棠仙史擅长按摩,留下云棠仙史给宗颜消乏。

那云棠仙史本来就是武林中有名的荡妇,精通采补驻颜之术,年过半百却肌色晶莹白里透红,相貌姣美娇艳动人,看起来绝对像个不超过三十岁美貌少妇。宗颜一见就被迷住了,当即留下云棠仙史侍寝。

云棠仙史事先得到过南宫绝严令,不许她用采补之术对付宗颜。不过她想自己床第间经验何等丰富,在男女情事上又手段高明,就是不用采补之术也能轻松地将这个十八岁的小伙子玩得神魂颠倒,所以并无畏惧。

宗颜抱住云棠仙史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将手探入云棠仙史衣襟内慢慢抚摸云棠仙史那滑若凝脂的肌肤,赞叹道:“陆姐姐的皮肤真好。”

云棠仙史笑道:“小王爷别笑话我了,我一个老太婆,能好到哪去?”

宗颜突然将云棠仙史抱起扔在床上,云棠仙史故作委屈道:“小王爷对人家温柔点好……哎……别那么……啊?”

宗颜不等云棠仙史话说完,掰开她的玉腿,抓住她华服,撕破裤裆,露出了粉红色的亵裤。云棠仙史一惊,自然双腿合拢,粉臀一扭避开宗颜的继续侵犯。

邪火上冒的宗颜甩手就给了云棠仙史一个耳光,用力分开云棠仙史双腿,手就往里探。云棠仙史大怒,提气要下杀手,突然想起面前少年的身份,只得散去内功放弃抗拒,忍受面前急色少年的轻薄,此时云棠仙史已经隐隐预见到未来的日子不会很舒服了。

宗颜撕烂了云棠仙史的裤子,露出了雪白修长的大腿,目光一紧,急忙开始自己脱衣服。云棠仙史幽怨道:“小王爷怎么也该让奴家脱了衣服才是。”

宗颜甩手又给了云棠仙史一记耳光,道:“我要让你脱自然会让你脱。”

云棠仙史咬了咬樱唇,只得愤愤闭上嘴。

宗颜脱得赤条条的爬上床,掳下云棠仙史的亵裤,露出她两腿之间美丽迷人的花瓣,举起云棠仙史雪白修长的玉腿,将年轻粗壮的恶狠狠地插入了云棠仙史的身体。

云棠仙史疼得尖叫一声,小嘴张开,清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被宗颜的粗暴所激怒,根本没有性欲,下身一点淫水都没有分泌,再加上又没有运采补之术,就这样干巴巴的被宗颜的大一捅,几乎被捅得昏了过去。

宗颜哪管云棠仙史的死活,只操得胯下的美女婉转哀啼,痛苦万分。这是云棠仙史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用采补之术和男人行床,她哪里想得到竟然是如此辛苦,而她那被采补之术和轻功练得紧窄无比的阴户,更是增加了她自己的痛苦。

要知云棠仙史虽然貌美如花,但毕竟已经是个年过四旬的女人,采阳补阴大法虽然将她身体滋润得如同双十佳人般,但不运功时体力与常人无异。刚才她又特意散去内功,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的体力又怎么能够和十八岁的男青年相提并论?

更何况宗颜的又粗又长,一次次直没入根的插入每次都顶到子宫,疼得她冷汗淋漓,不断地向宗颜哀求:“轻点……啊……啊……啊……轻……啊……别……啊……啊啊……别那么深啊……啊……捅死我了啊……啊……啊……捅坏了……啊……饶了我吧……啊……啊……”

云棠仙史自知不妙,急忙欲运气提神,但宗颜在她下身疯狂的冲刺却顶得她根本提不起来内力,一会功夫已经被宗颜操得几乎虚脱过去,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宗颜看到胯下美娇娘那气喘吁吁的狼狈样子,心中大快,心想这成名20多年的女高手被自己干得死去活来,看来自己的功夫果然厉害……等等……成名20多年?胯下的美女怎么看也不过20多岁,怎么可能成名20多年呢?

他猛然停止抽插,问道:“陆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云棠仙史急喘几口气,先提起内力,然后恍惚地问:“您说什么?”

“我问你多大了?南宫绝怎么说你成名20多年了?”

此时的云棠仙史已经对自己身上这个少年生出了畏惧之心,不敢再耍花枪,老实答道:“贱妾今年四十二,二十年前出道的。”

宗颜一愣,仔细端详了胯下的美女,疑惑道:“你看起来不象四十多岁的女人呀!”

云棠仙史正在抓紧时间调息,以图恢复体力,虽然宗颜的肉棒仍然在她体内不时地鼓捣鼓捣,但是既然内力已经提起就不怕了,尚且她知道自己的底细很多人知道,根本没有必要隐瞒这个将自己折腾得半死的青年。如果因此能让这个青年嫌弃自己更好,所以她基本据实说出:“贱妾修炼的武功有驻颜之效,所以能让贱妾显得年轻。”

宗颜一听大乐,没想到胯下这位武林女高手竟然已经是半老徐娘了,年龄几乎是自己的两倍。而这个武艺高强的半老徐娘,竟然被自己操得如此狼狈。这些不但没有让宗颜嫌弃云棠仙史,反而让他更激起了强烈的征服欲,想操得胯下女高手彻底崩溃。

宗颜看自己胯下的女高手上身华服完好无损,虽然香汗淋漓,却依然显得气质高雅,但下身裙摆被掳到腰部以上,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

裤子被撕碎挂在左腿上,左脚依然穿着弓鞋,粉红色的亵裤却挂在右腿小腿上,右脚弓鞋已经在刚刚的狂暴战斗中脱落,只穿着雪白的罗袜。虽无法尽览玉腿全貌,但明显这老女人的双腿保养甚佳,修长笔直没有分毫赘肉,而若隐若现给人带来的刺激丝毫不小。

不过,当他细看时,却发现云棠仙史那娇艳的脸上露出一丝憔悴的神色。要知道女人无论如何驻颜有术,当过于疲劳时都会露出老态,看来这个女人没有撒谎,真的有四十以上了。想到自己竟然将年龄这么大的女人都操得如此狼狈,不禁兴致勃发,将云棠仙史的美腿扳住,又开始狠插,一面骂道:“你这个岁数的老娘们还跟我卖骚?真他的妈下贱。”

由于刚才的调息,云棠仙史的体力已经恢复,下身也有些湿润了,宗颜这几次深入的抽插,虽然也插得她很辛苦,却不再是承受不起,甚至已经能够稍微感受到一丁点性交的快感了。但她不敢说硬话,只得哀求道:“贱妾错了,还请小王爷原谅贱妾,看在贱妾年纪份上,饶了贱妾吧!”(她故意提及自己年纪大以指望宗颜丧失兴趣)。

宗颜大乐道:“这么大年纪的老女人还敢卖俏装羞,你还要脸不要脸?”

云棠仙史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好像宗颜并未因为自己老而性趣减弱,而且自己的性欲逐渐被年轻的所激发,再加上征服自己的男人是个年龄只有自己年龄三分之一的事实,她逐渐迷失了。云棠仙史那姣好的脸上逐渐现出一丝迷茫,既有对宗颜行为的不解,更多是被快感所麻醉,她嘴里开始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辩解声:

“啊……我……我我……不是……啊……啊……嗬……嗬……不要脸……我……嗬……嗬……啊……嗬……我……我……我……喔……喔……喔……”

开这是云棠仙史一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真正性交的快感。之前她无数次的床事,产生的都是由采阳补阴术所营造出的虚假的、可控制的快感,和这种被屈辱、兴奋、无奈、羞愧、屈服各种复杂感情以及肉体上的快愉结合所带来的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完全不同,在这种如同惊涛骇浪般狂猛的快感面前,云棠仙史根本无力抵抗。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吞噬着云棠仙史的理智,左腿无力地耷拉在床边,不时抽搐着。穿着雪白罗袜,挂着亵裤的右腿紧紧勾住宗颜的脖子,娇艳的脸上显露出无穷的荡意,清澈的眼睛已经变得迷茫,樱桃汹发出无意识的声音。

宗颜看着自己胯下这个年龄有自己两个大,武功百倍于己的武林女高手居然被自己操得迷迷糊糊的,在志得意满的征服感驱使下,精关再也难以把持,浓浊的精液喷射而出。

在滚烫精液喷射的刺激下,云棠仙史猛然发出一声高昂的娇吟声,身体突然崩得紧紧的,随着叫声的停止,双眼翻白、娇躯如同一滩烂泥般昏死了过去。

宗颜心满意足地趴伏在云棠仙史软绵绵的娇躯上,心想:“武林女子果然不同,这个女人这么老了,又被我操了这么久,阴道依然那么紧,看来我去追那个女人是对的。”

他尚不知道云棠仙史曾经是人旧夫的武林荡妇,而这个荡妇在床上从来没有被征服过,如果他知道,恐怕会将昏厥过去的云棠仙史再搞起来操一遍哩。

第二天一早,云棠仙史还未从昨夜的疲惫中恢复过来,就被早起挺硬的宗颜折腾起来继续猛操。昨晚被抽插的红肿的阴户已经不堪征伐,火烧火燎般的疼痛让云棠仙史哀求不绝,总算宗颜同意了不操她的阴户,却要和她口交。

那云棠仙史以前和男人上床,纯粹是为了吸取男人元阳,所以从来没有试过口交这种调调,可是两腿之间那火烧火燎的疼痛让云棠仙史只得同意,更何况,即使没有前一天晚上的蹂躏,云棠仙史天大的胆也不敢不答应宗颜的任何要求。

在宗颜的教导下,云棠仙史跪在床上,用香舌去舔宗颜的、卵袋、屁眼,舔得宗颜舒服无比,干脆站起抓住云棠仙史的秀发,将整根粗长的插入云棠仙史的樱桃小嘴中。

粗长的整根尽入地插入,龟头轻易地刺入了云棠仙史的喉咙,噎得云棠仙史翻胃作呕并翻起了白眼。这时她那深厚的内功已经无用,不敢反抗的云棠仙史只能无助地在床上梗着欣长玉颈任人凌辱。

宗颜抱住云棠仙史的臻首,一次次深入根部的插入,每一次的插入,都能让这个武艺高强的美妇人四肢抽搐、猛翻白眼,到后来当宗颜终于射精时,云棠仙史早已又昏死了过去。




孤海美妇泪作者不祥_古典武侠_,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